• 网站首页
  • 筑讯杂谈
  • 建筑材料
  • 建筑设计
  • 行业趣闻
  • 现代设计
  • 投资解读
  • 土地动态
  • 安全施工
  • 建工司解二背景下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冲突时的适用规则(上)

    发布时间: 2020-08-22 02:17首页:主页 > 筑讯杂谈 > 阅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1条的规定,以往的建设工程审判实践中确立的结算规则为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该条款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工程实践中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存在冲突时的适用问题,但也同样在司法实践中引发了较大的争议。有鉴于此,2019年2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对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冲突时的结算规则进行了全面的调整和补充。本文将重点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1条、第9条、第10条和第11条所确立的新的结算规则,就其蕴含的逻辑、适用范围、适用前提及规则革新等内容进行分析。


    理论上,理想的招投标项目仅存在两类合同文本,第一类是招投标过程中形成的招标文件、投标文件、中标通知书;第二类是招投标程序完成后,招标人与中标人依据《招标投标法》第46条第1款[1]之规定而签订的正式的施工合同。然而,实践中发包人为了逃避主管部门的监管,追求更大的投资回报利益,往往会利用其优势地位与承包人就同一工程项目签订多份实质性内容完全不一致的合同文本。上述情形引发的最突出问题在于,在同一工程项目存在多份合同文本的情况下,一旦发包人与承包人就工程价款结算问题产生争议,发承包双方势必均会主张最有利于自身的合同文本作为结算依据。在此情况下,如何确定结算依据一直是司法实践中面临的难点问题。


    虽然,2004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工司解一》)第21条[2]规定,确立了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结算规则。但实际上,该规则并未解决实践中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存在冲突时如何适用的问题,反而引发了较大的争议,举例而言:由于该条款并未对实质性内容予以明确,导致实践中“备案的中标合同”认定标准存在争议;此外对于非强制招投标项目自愿招投标以及多份合同文本均无效时,如何确定结算依据问题,该条款也并未作出规定。


    在此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建工司解二》)第1条[3]、第9条[4]、第10条[5]和第11条[6]对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冲突时的结算规则进行了全面的调整和补充。本文将重点结合《建工司解二》所确立的新的结算规则,就其蕴含的逻辑、适用范围、适用前提及规则革新等内容进行分析。


    一、实践中可能存在的合同文本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